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玄幻魔法 > 異世幽皇 > 第二十九章 韓傾舞

姹熻嫃涔掍箵鐞冪渷闃熼槦鍛?: 第二十九章 韓傾舞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異世幽皇 作者:沐雨傾塵 字數:228569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二人同一時間展開攻擊,兄妹間的配合可謂默契之極。

    韓傾舞冷哼一聲,腳掌用力一蹬,便從那房頂之上一掠而下,直接出現在幽夜身前。

    沒有絲毫停頓,素手掐訣飛快的在胸前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緊接著,雙手在身側虛托,一層層水浪橫空出世,瞬間形成一個半圓形水罩將身后的幽夜一并防護在其內。

    水罩剛一出現,那緊追韓傾舞而來的火鳥與那套向幽夜的火環也在此時剛好撞了上來。

    轟~!

    轟!~

    兩道劇烈的聲響傳出,一前一后的能量沖擊在那水罩之上蕩起一圈圈翻滾不斷的漣漪,然而,漣漪過后,水罩卻是安然無恙,絲毫不見有所破裂。

    幽夜見此露出笑容,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掌上,蓄勢待發的靈力也隨之緩緩消散。

    韓傾舞眼眸微瞇地看著歐陽兄妹,不屑道:“幾個月不見,你兄妹二人的魔法沒見如何進步!這詭計倒是大有長進!哼!~”說罷,輕紗中傳出一連竄的咒語之聲,韓傾舞周身靈力大盛,冰冷的寒氣自腳下擴散而出,速度極快的向著歐陽兄妹方向蔓延,寒氣所過之處,地上、墻上皆是被厚厚的冰晶覆蓋,空氣中的溫度也是跟著急劇下降。

    歐陽修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拽起一旁的歐陽玲便是向后退卻,在拉開了很遠的一段距離后,歐陽修抬手點了點幽夜,冷冷地道:“小子,給我等著!”說罷,也不再停留,憤恨的轉身離去,其妹也是威脅似的目光掃過韓傾舞和幽夜,冷哼一聲,跟著離開。

    幽夜倒是絲毫不在意歐陽修撂下的狠話,這會兒正驚訝的盯著身前女子的背影,心底再次對女子的實力作了重新評估,適才以念力探查時只能感應到其體內的三團靈力氣旋,說明這韓傾舞的修為還處在中級魔法師的階段,與那歐陽兄妹差不多。

    而女子對于水系法術的操控確是精妙之極,所以就像老師說的,個人實力不能光看靈力等級,相比之下,那歐陽兄妹差的就有點遠了,實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真厲害!這法術頗為消耗靈力吧?”幽夜情不自禁的嘟囔了一句。

    韓傾舞見歐陽兄妹退走,便收了法術,轉過頭沒好氣的橫了幽夜一眼:“還不是為了你?走??!”

    幽夜愣道:“去哪?”

    韓傾舞無語了,難不成救了個傻子?

    旋即怒道:“這里是歐陽家的地盤,我們快走!要是讓他們家長輩趕來,我就完全不是敵手了!到時候你也逃脫不了!”

    “哦!那是得快走!”幽夜認真的點頭,又道:“我有些好奇,小姐姐為何要出手相救???”

    剛跑出幾步的韓傾舞差點一個趔趄摔倒,身形頓了頓深呼了口氣,卻并未轉身再看這白癡,大聲道:“路上再說!”

    ……

    跟在韓傾舞身后一路奔跑,呼吸著帶有女子體香的空氣,幽夜心情不錯。

    以他的體質尾隨一位女子,可絲毫不顯吃力,此時,他不僅腳下沒有閑著,腦子亦是沒有閑著。

    ‘這韓傾舞不知道長相如何,為何要輕紗遮面呢?一般輕紗遮面的女子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極丑,要么極美,她是屬于哪一類呢?話說,這面紗倒是神奇,竟然能隔絕念力,嗯,是個寶物……’

    不多時,二人出了城,向著山林跑去。

    幽夜又納悶了,難不成自己猜錯了,此女難道并非韓家之人?為何不往自家地盤跑,而要往這山林里跑,該不會是……她也想打劫我?

    也不打擾帶路的女子,管她呢,雖說女子魔法嫻熟實力不弱,可相比自己卻實實在在的差了一個境界,何況,自己可是離老手把手教出來的高材生,還能比外界之人差了?

    離開城池,二人沒有走大路,而是直接竄進了山間小路,進山后竟是越走越險,連續奔跑了一個多小時后,終于來到了大山深處。

    令幽夜沒有想到的是,穿過茂密的叢林荊棘,竟有一片風景秀麗的山谷,在眼前呈現。

    望向前方景色宜人小山谷,和其中豎立著的幾間清雅竹屋,幽夜臉上露出笑容。

    顯然這么一片小山谷是被人精心開發出來的,好一處修身養性的絕佳之地。

    ……

    谷口處,韓傾舞停下腳步,扶著一根青竹,氣喘吁吁。

    而幽夜則是氣定神閑,就這么靜靜地看著她,心里倒是轉著無數的念頭。

    半晌后,韓傾舞總算是緩過氣來,愣愣的盯著幽夜,皺眉道:“你是武師?”

    坐在一根彎起的竹子上,幽夜笑嘻嘻地說道:“不是呀,何矣見得?”

    “跑了這么久,你不累嗎?我的精神力查探不出你體內有靈力氣旋的存在,你不是武師又是什么?”韓傾舞黛眉皺的更深了,不解道。

    其實這也不能怪韓傾舞瞎猜,幽夜還在學院的時候便是學習了一種隱匿丹田的術法,除非是比他境界高出不少,否則像韓傾舞這樣比他還要低上一個境界之人,是根本探查不出他的靈力等級的,歐陽兄妹自然也是認為幽夜只是個普通人,所以才肆無忌憚的想要搶了他,與其說韓傾舞救了幽夜,倒不如說是韓傾舞救了那對兄妹,只是對方依然蒙在鼓里罷了。

    “累啊,怎么不累,哎喲,累死我了!~”幽夜忽的從那彎竹上翻滾了下來,一屁股假假的坐倒在地,一系列動作,實在是做作之極。

    韓傾舞微瞇著眸子,呼吸再次急促起來,臉上的輕紗飄一下飄一下的,明顯給氣得不輕。

    見到女子那似要殺人般的冷冽目光,幽夜訕訕一笑,連忙擺手道:“好了好了,呵呵,我雖不是武師但從小身體素質就好,天天跑步呢,才這么點路,哪有多累啊,小姐姐,您這還沒說為何要救我呢?!?br />
    韓傾舞依舊冷冷地盯著幽夜,對于救下面前這么個壞小子,真是后悔之心猶如那濤濤江水般連綿不絕。

    “我救了你,還需要給你一個圓滿的答復嗎?”

    “那當然!”幽夜認真的點了點頭,接著又理所當然的說道:“我們又不認識,你沒有理由為了我而得罪那歐陽兄妹??!”

    “誰說是為了你???”韓傾舞氣惱道:“他歐陽家與我們韓家本就不對路,他們的敵人就是我韓家的朋友!這個理由夠嗎???”

    幽夜好似思考了一番,咧嘴笑道:“哦,那是夠!原來小姐姐是韓家之人呢,那怎么不帶我這位朋友去韓家,非要跑到這深山老林里來?”

    韓傾舞這會兒心情極差,好死不死的救了這么個混蛋,話還這么多,問題還這般奇葩。

    深呼了一口氣,令得自己稍稍平靜些,揚了揚素手道:“這里安全了,你走吧!”

    此時幽夜已經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笑道:“小姐姐……”

    只是,他的話剛出口便停了下來,皺眉看向二人來時的方向。

    韓傾舞見幽夜的神情突然變化,不由地順著對方的視線望去。

    卻在此時,叢林中傳出一陣大笑:“哈哈,韓丫頭,帶著個拖油瓶還能跑這么快,害得老夫可好找啊,咦?這地方倒是不錯,你這逃婚逃的也真是會挑地方,此處怕是連你們韓家都不知道吧?”

    這會兒,已經有三個人從林間穿了出來,為首的是一位身穿紅袍的中年男子,此人目光打量著山谷,一臉的悠閑之色,并不像是來找韓傾舞和幽夜的晦氣,而更像是來游山玩水一般。

    他身旁的兩名男子,一身勁裝,年紀看上去有三十來歲,卻是分開兩邊走出,成犄角之勢,無形中封住了這片不大的地方。

    韓傾舞臉色大變,吃驚道:“歐陽雷!”

    “呵呵,韓丫頭,好久不見了?!迸費衾資棧厴途暗哪抗?,微笑著轉向韓傾舞,緩緩地說道:“你選的這地方不錯,殺人藏尸銷聲匿跡真是不錯,我兒子和女兒也經常被你欺負,不如,你今天就在這自我了斷了吧!”

    韓傾舞腳步細碎的往幽夜身邊挪動了幾步,面紗輕輕顫動,一道極輕極輕的聲音好似水波一般飄入幽夜的耳中。

    “你鉆進叢林一路向南跑,說不定能逃出去,不用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