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玄幻魔法 > 星辰之淚 > 第一卷 月華之兆 第十五章 學院歷練

鍥藉绡悆闃熼槦鍛?: 第一卷 月華之兆 第十五章 學院歷練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星辰之淚 作者:臨川學長 字數:209145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荒漠中,鎮國之柱努比斯坐在獸人傳說中眾神陵寢外的神像下,透過塵沙仰望著無暇的蒼穹。

    “我遠遠的就聽見了你的心跳聲。為什么不安?”比蒙王從煙沙中浮現出身影,他的聲音聲音就如同這干涸的大漠。

    “星辰即將重現,王。我不知道這是否是件好事?!迸人菇酉呤棧?,望向比蒙王。

    比蒙王停住腳步,嘆息道:“我已經猜到了。自兩年前利維坦突然從深海中蘇醒,就證明她察覺到了這份力量。否則以魚人和娜迦現在的能力,是無法喚醒她的?!?br />
    “可您為什么沒有感受到呢。您可是比蒙啊?!迸人棺叩膠晡暗木奘?,將封堵陵墓的巨石搬開。

    比蒙王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

    兩人并肩站在陵寢之外,努比斯嗅著墳塋中腐敗的氣息,蹙了蹙眉。

    “您確定要去嗎,陛下?;叫嚴茸嫻牧榛曄羌O盞氖慮??!迸人溝納粢蝗緄背蹌前愕統煉揮杏棧罅?。

    比蒙王抬起手,示意他不必再說下去。

    “我意已決?!?br />
    比蒙王走入了陵寢后,整座荒漠沙暴洶涌。

    雪原之上,精靈王嘆息一聲,似乎是在為比蒙王以這樣的方式封圣而感到惋惜。

    海神殿中,狄亞勛走到神壇前。巨大的海神像周身漂浮著十顆顏色各異的巨大圓石。它們象征著海神的十枚戒指,神話傳說里,他們分別擁有海神的十種權能。現在,這些不知是否真的含有龐大力量的石頭,它們的漂浮軌跡以肉眼不可查的偏差變得飄忽了一些。

    “還不到五十年,諸王秘境的封印就又開始松動了……”狄亞勛化不開的眉頭變得更深邃了一些。

    他的身邊,那個名叫利維坦的絕色女子也在注視著十顆晶瑩的海神石。

    “需要向天下發出神諭嘛?”她似乎對這件事并不憂心,輕輕的對教宗眉眼含笑的問道。

    狄亞勛慢慢俯身,向神像跪拜請罪,然后反身離開。

    “不需要,天下人還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發現。那些地方都太危險了?!?br />
    利維坦也轉過身,看著那個高大男人的背影,雄偉的肌肉哪怕是寬大的教宗長袍也幾乎掩飾不住,這令她如癡如醉。

    人類帝國、元素圣殿。

    圣魔導師德雷克命令把諸王秘境即將重現于世的消息送往矮人們所在的金灘高原。

    “原本諸王秘境每百年出現一次,這次的間隔出現的這么快,矮人們不會生疑嗎?”一名侍從疑惑的問道。

    “呵,他們?他們就只知道黃金。但是恰好諸王秘境的松動會給我們帶來一些便利,畢竟那個東西……有大事即將發生,我們也該早做準備。而秘境中又危險極多,需要他們這些貪婪的傻子為我們打前站?!?br />
    侍者雖然很想知道德雷克口中的“那個東西”是什么,但他更清楚想活著得學會克制自己的好奇心,所以謙卑的告退。

    帝國歷二七三五年屆,昆古尼爾學院的排位考試。

    頭天晚上,沐恩想了很久自己到底要不要拿第一,但最后還是放棄了再次提升自己魔力回路的想法,而且回路的強度也不是絕對的,在他擅長的貼身戰斗中,身體素質發揮的作用更為顯著。而且法力成長的太快,但自己的身體卻跟不上的話,不是件好事。學習最重要的不是成績,而是各個方面對于自己的提升,所以大可不必太虛榮。

    其實主要還是怕塔瓦西斯突然出現踢自己的屁股。

    擂臺上沐恩較為仔細的觀察了幾遍。各位對手們從長相年紀來看基本都是跟迦爾納差不多大的,但是有幾個人從氣息上來看好像魔力濃度比迦爾納還要高。

    迦爾納在聽完校長的訓話后,趕緊叫了兩聲沐恩,對他比出一個大拇指,并對他喊道:“昨天我是讓你的,你要努力??!如果排名太難看我過幾天幫你找場子!”

    沐恩也對他報之一笑,對他喊了聲好。

    今天他是第一組,他走上擂臺,深吸口氣,“贏了這一輪就進前四,不第八就行,要求不高?!畢氳秸?,他突然開始走神了。

    “嗯?如果直接靠打架決定前八的排名的話,那個筆試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正想著學院的邏輯呢,他的肚子上就被人灌了一拳。

    “哇!”感覺到沖擊力的沐恩痛呼一聲,終于離開了走起神來天地都感覺不到的狀態。

    “你這是偷襲!”沐恩罕見的有點生氣,他直接抽出兩把蒼雷槍,又吟唱起輕風咒,身體瞬間提速。

    那對手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沐恩把槍當棍子給結結實實的抽了幾下。

    沐恩舉起雙槍合二為一往地下插去,雷槍瞬間消失不見。

    “千鈞之獄?!背雋蘇飧鮒涫醯囊艚?,沐恩將手瞬間握緊。

    然后那個人就被從地下竄出的雷蛇擊中,老師還沒出現,沐恩就腳踏清風準備再給他來一套腎擊。

    但能得到班級第一的學生也不可能太弱,那人在沐恩沖到他面前的時候爆發出魔力,用火焰炸開了沐恩的術式,與沐恩纏斗在一起。

    但是很遺憾,沐恩屬于那種打起架來不要臉的人,管他什么插眼封喉踩腳撩陰,只要有機會他都會干,這些規規矩矩學著中等戰斗技巧的學生完全比不過他。

    當然了,這么沒有底線的戰斗方式也得益于他從小的教育。

    “戰斗只有結果,沒有過程!”安舍爾的師兄仿佛不斷回蕩在耳邊。

    十分鐘后,氣喘吁吁的沐恩最后一拳被老師擋下。

    “擂臺上,偷襲是不道德的……”沐恩大口呼吸,這場戰斗對他的體能消耗不小。

    “我哪偷襲了?老師喊了開始,難不成我還非得等你先出手?”那個男生躺在地上,他已經被揍的沒什么氣力大聲講話了。

    “???您喊了嗎?”沐恩轉頭看向老師。

    那個負責裁判的老師點了點頭。

    “這……”沐恩的臉慢慢的變紅了,趕忙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下手重了?!?br />
    回到場下,學院已經準備好了治療用的法陣,迦爾納跑過來問沐恩身體狀況。

    沐恩回答還好,就是肚子上被人打了一拳現在有點痛。

    “你剛剛為什么站著不動讓人家打?”

    “走神了……”

    “你走神也太厲害了吧?”

    “專心致志嘛……”

    沐恩決定放棄后面的比賽,因為雖然魔力和傷勢都有辦法可以快速彌補,但是體力卻只能靠自己的身體來回復。沐恩的年紀尚小,與這些大他三歲的孩子戰斗確實是太過吃力。

    而之后戰斗的結果也確實證明了沐恩所想,與他對戰的對手是排名墊底的第八,雖然這其中可能有因為他被沐恩揍的太厲害一時半會恢復不了的因素,但是總體來說差別也不會很大。棄權之后的沐恩則被排到了第四名。

    “沒事,他們大你三歲呢,你不用太氣餒?!比?,迦爾納和沐恩回宿舍的路上如此安慰道。

    沐恩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對這種東西并不上心。

    過了幾天,正式開始上課了,門羅還是那副傲慢的樣子,不與沐恩和迦爾納接觸,不過兩人也無所謂。

    迦爾納的性格很好,很快就認識了這一屆幾乎所有的同學。沐恩則因為年紀小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但是因為沐恩本人比較靦腆,所以也不曾和同學過多的打交道,平時在馬路上遇見了對方打個招呼,沐恩也就是禮貌性的回個禮。

    高等學院開始專業的分化,但是雷院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大部分人都是學的戰斗專業。但是沐恩因為學有余力,還兼修了法陣和魔藥學。在選修的時候,沐恩還看到了學院里有魔偶專業,這讓他非常感興趣,但是因為之前沒學過,沐恩對自己也不太自信,就還是作罷。

    的確很有趣,沐恩確實是一個對自己不太自信的人,可能是因為小的時候周圍的人都太強大而又偏偏非常謙遜吧。在阿瓦隆之森的兩年則更為如此,而缺乏與人的交流這也一定程度上養成了他現在這種內斂的性格。當然,除了在師兄安舍爾的面前,他有一種感染其他人和自己一起快樂的神奇魔力。

    除此之外,沐恩還有點天然呆,所以顯得稚氣未脫、非??砂?。

    高等學院中都有一門課叫做魔法回路研究,是用前任的一些經典魔力回路作為樣本向學生講解回路該如何架構,如何才能同時保證回路的強度、精確度和儲量。

    這門課聽得沐恩云里霧里,原先在高塔的時候,塔瓦西斯會不時檢查他的回路,但是也沒跟他說過他的回路是否有問題。

    一般來說既然圣人都沒有發表意見,那就是沒什么問題了。但沐恩聽這個課感覺自己的魔法回路和老師講的完全不一樣???自己好像就是隨便刻一刻的,原來在高塔塔瓦西斯也沒有派人教過沐恩這些東西。

    這一天沐恩和迦爾納在宿舍里下棋,一種亞特蘭蒂斯獨有的棋類,看上去很簡單,但其實還是很考驗計算和判斷的。迦爾納是個臭棋簍子,沐恩只是剛剛學就很快琢磨出了一點門道,所以迦爾納只在前三把贏了沐恩,后來就開始越來越困難,偶有勝績。

    “你可以啊……”迦爾納不停地調整坐姿,但是感覺自己還是不太得勁。

    沐恩沒有回答他,他正在專心致志的思考。在高塔的時候經常能聽見師兄吹噓自己能一心三用,同時學三門課還都能保證質量,沐恩就很羨慕那樣的分心能力,后來去到了阿瓦隆之森,精靈強迫他練習一心二用的能力,因為戰場上情況千變萬化,如果不能實時掌握戰場動向就會失去先機。

    但一直以來并沒有特別好的進步,當然這只是他自己這么認為。

    迦爾納抬頭看到沐恩又開始進入那種專注思考就毫無五感的狀態,就推了他一把,強迫跟他聊天以此轉移他的注意力。

    但結果還是輸掉了,而且輸得還比之前難看了一些。

    畢竟如何讓對方輸得有只棋差一招的感覺是個很費腦子的工作。

    “咱們現在的學習還是偏向于理論的知識,不過等到明年咱們就能分成小組去外面真正的歷練了,這肯定很刺激?!卞榷梢丫淶妹黃⑵?,所幸就和沐恩開始侃大山。

    沐恩還是花更多的心思在棋盤上,就隨口回答說他覺得學理論知識沒什么不好,至少很安全。

    “但是也很無聊啊,有危險才能激發出潛力,畢竟生存壓力才是最好的老師?!卞榷傷坪醵醞獬隼泛芟蟯?,興奮的搓了搓手。

    “但是也可能會死掉啊?!便宥饗氳僥橇驕咴盟諞桓齠嘣呂鋝灰攬磕Хň突岵歡舷氳?,以至于令他無法入睡的尸體,時隔半年,依然會讓他感到難過。

    迦爾納哈哈一笑道:“別擔心,到時候都會有老師暗中?;さ?,而且小隊的行進路線也要預先規劃好呈交給學院做評估,要不然有些腦子抽筋的想去獸人王城轉一圈怎么辦??鑾?,有些皇親國戚得勢貴族的娃萬一死在游歷路上,學院也會很頭疼的?!?br />
    沐恩點點頭,然后吃掉了迦爾納的最后一個子。

    “聽說學制更改,外出歷練的時間也有變化?”沐恩問道。

    “沒錯啊,你不覺得咱們現在的課業壓力大了很多嘛。因為新塔院的原因,把四年的學業壓縮到兩年了,本來咱們外出歷練的話是三年級一整年的,但是現在只有明年半年的時間了。不過下個學期會有一個短期的生存拉練,以班級為單位的,應該會挺有意思?!卞榷傷坪醵哉廡┒骱萇閑?,興致勃勃和沐恩侃侃而談。

    沐恩低頭擺棋,又問道:“新塔院為什么好像很快就建好了的樣子?不是說將會是帝國占地面積最大的一個學院嘛?”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據說好像是塔主大人把所有能用的宗師和大魔導師都派出去參與建設了。如果是真的,這絕對是帝國史上最大手筆?!卞榷贍恿四油?,又開始琢磨起怎么下才能讓自己輸得更有尊嚴一點。

    明晃晃的金幣入袋,門羅的身前站著七八個人,仔細看都是同年級的好手,甚至有兩三個還是排名前八位的天才。

    “學院里禁止打架斗毆。那就等到外出游歷的時候,有機會,好好的教訓他們兩個一下。然后在學校里沒事講講他們的壞話,找找他們的麻煩?!閉饣白勻皇敲怕匏檔?。

    “可是迦爾納他人挺好的,我跟他關系也不錯,這樣做……”其中一個人似乎有些為難。

    “我明白,這樣做要加錢對吧?每人再添一枚黑金幣,事成之后雙手奉上?!庇星禱壩財拿怕蘅瓷先ナ治戎刈孕?。

    站在他身邊的幾個人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行!不知老板想讓他們被打到什么程度?”說話的還是剛剛的那個人。

    “沐恩……給他點教訓敲打他一下就行了。迦爾納的話,少說得讓他斷幾根骨頭?!畢氳街板榷煞澩套約旱幕壩?,門羅就氣不打一處來。

    眾人點頭應承下來,畢竟說平時陰陽怪氣兩句老板要求的人,然后等明年再找個機會揍他們一頓就能拿到每個月三枚金幣的固定收入,這是非常優厚的報酬。三枚金幣,對大部分人來說已經不算是個小數目了,哪怕他們的家境都很不錯,但是動動嘴就能賺的錢為什么不賺呢?

    頂級學院坐擁頂級資源自然不可能放著不用,學院每個月會組織去往旁邊雨林中的歷練三天。雷霆出沒的地方也存在著雷霆屬相的魔獸,它們許多的臟器都可以入藥,制成各式各樣的道具,可以賣個好價錢。如果運氣夠好,還可以在魔獸的體內發現元素的結晶,這對擁有特定屬性的魔法師來說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當然了,魔法師們對于魔獸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很快,沐恩就迎來了自己在學院中的第一個月的歷練日。

    頭天晚上。

    “好興奮!”迦爾納拉著沐恩在自己的屋子里收拾東西。

    “你收拾東西叫我干嘛啊……”沐恩呆呆的站在一旁,看著面前那個越來越鼓的背包。

    “你比較聰明,幫我想想還有什么東西缺了?!被臼帳巴?,迦爾納環臂站在一旁,心滿意足的看著“萬事俱備”的背包。

    “嗯……”沐恩顯得很為難,但最后還是說道:“老師不是說不可以帶過多的物品嗎,只能帶一些急救用的藥物或者繩索之類的輔助用品?!?br />
    “這都是輔助用品??!打火石、繩子、刀叉、托盤、被子、鍋,這些難道不需要嗎?”迦爾納反問道。

    沐恩張了張嘴,但是似乎不知道該怎么反駁。

    第二天。

    “把你包里的那些破東西給放回去。咱們是去求生的,不是郊游!”鈞砌老師看到迦爾納背的大包小包,懷疑這個人腦子出了問題。

    迦爾納不情愿的把東西倒出來以后,惹得教室里一陣哄堂大笑。

    在檢查過每個人的背包后,鈞砌向學生們發出了行動指令,但是眾人卻并不是從學院的后門直接進入那片神秘的“湍流雨林”,而是去往前門然后繞道了好一會,似乎是要與誰會和。

    很快,迎面走來了十七個人,有十六個少男少女看衣著服飾,是玄岑水院的。

    “普爾學姐,好久不見?!本鱟呱锨叭?,對著那個沒有穿校服的女子打招呼。

    “鈞砌你還是這么帥呢?!蹦槍媚鐓倘灰恍?,以人類的標準看上去不過二十余歲的樣子。

    “很般配哦?!卞榷善非魄頻畝糟宥魎檔?。

    但是洞察力超凡的魔導師怎么可能聽不見呢,普爾的眼睛瞇成了一條月牙,顯得非???。

    “你的學生很會說話,讓他跟我吧?!逼斬躍鏊檔?。

    “還是秉持自愿的原則?!本鑫⑽⒁恍?,轉過頭對自己的同學說道,“等會大家將會分為兩組,一組會在普爾老師的調配下完成這次歷練;一組則和水院交換來的同學在我的指揮下完成這次的任務。有誰想去普爾老師那一組嗎?”

    “現在才開始分,你的準備工作做的也太晚了吧?”普爾已經將同學分為兩隊,水源的姑娘不少,一個班里只有兩個男生。

    “誰不愿和姑娘待在一起呢?”迦爾納哼著小曲投入了水院的懷抱。

    沐恩思考了一下,覺得如果遇到危險,可以看看水院魔法師的風采,說不定能確定下條回路的屬性選擇。有點遺憾,沒見過當世公認的水系最強法師、教宗狄亞勛出手,那肯定很壯觀吧。

    “沒想到啊沐恩,平時看你斯斯文文的,原來也這么悶騷?!卞榷啥宰陪宥鞔蛉さ?。

    這就是沐恩喜歡和迦爾納待在一起的原因,他總能從迦爾納的嘴里聽到些新穎的詞匯,這讓他覺得自己在以后與師兄的交鋒中有多了些勝算。

    “你在想什么呢,我就只是覺得如果會遇到危險的話,說不定能看到水系魔導師的身手,多看看高手的運用,說不定就能決定下一條回路該用什么屬性呢?!便宥鶻饈偷?。

    “敢做不敢認,這就叫悶騷?!卞榷曬笮?。

    鈞砌看著普爾,微笑道:“我們班的第一第二都去你們那了,你可要把他們完好無損的帶回來啊,要不然校長非生吞了我不可?!?br />
    “哦?這個小朋友是第幾,他好像才十幾歲的樣子?!逼斬⒁獾攪隋榷繕肀叩你宥?,問道。

    “沐恩嗎?他十二歲,是我們班的第一。不過當初迦爾納讓了他一下。迦爾納藏了拙?!?br />
    鈞砌說這話的聲音不小,周圍的人自然都聽到了,迦爾納有點難過的說道:“老師,你這樣就不太好了,這下大家都知道我在藏拙,那生活不就沒意思了嗎?”

    鈞砌笑著搖了搖頭道:“但是沐恩也留了一手,你們真要全力以赴,誰輸誰贏依然不一定呢?!?br />
    “真的假的?”迦爾納轉頭問沐恩。

    沐恩聳聳肩:“我又不是想殺了你,那么認真干嘛?!?br />
    普爾凝視著沐恩,然后抬頭與鈞砌對視了一眼。

    鈞砌用眼神告訴她自己也不了解。

    “好了,”普爾拍了拍手說道,“咱們現在就趕緊出發吧。鈞砌呀,注意安全呦~”最后,她還向鈞砌眨了眨眼睛,這才消失了身影。

    然后兩個隊伍開始朝著各自規劃的路線開始向湍流雨林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