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都市言情 > 錦宮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錦皇太后 (大結局)

鍖椾含涔掍箵鐞冮槦鍛?: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錦皇太后 (大結局)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錦宮 作者:清媛 字數:1308290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入了秋的天氣,很快便刮起了一些涼涼的風。

    乾清宮多日不進人,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外面的人不知道里,剛剛才被抬舉的明太子,現在還小,宸皇貴妃理所當然代太子處理國事。

    儼然將來的皇太后之尊了。

    “去通告一聲,就說本宮要見宸皇貴妃?!?br />
    錦宮門口,錦言如實說著,小卓子剛好在,便上下打了她一眼,哼一聲道,“敢問錦皇貴妃娘娘,你憑什么要見我們主子?我們主子沒空,不見!”

    下巴一抬,高高的揚了起來,季開頓時氣急,“你們主子跟我們娘娘身份地位都是相同的,你又憑什么不讓見?”

    狗仗人勢的東西,這就該不得好死。

    “呵!你說憑什么不讓見呢?就憑我們現在的明太子殿下是我們娘娘親生的,這說不見就可以不見?!?br />
    小卓子說出來的話能氣死人,季開還要再議,素白拉了她,便見自家慢慢上前道,“去告訴她,她最好來見一見本宮,否則,后果她承擔不起?!?br />
    錦言的態度是強硬的,小卓子沉默一下,到底還是去見了。

    很快,宸皇貴妃到來,入了錦宮,單刀直入的問,“錦妃,如今咱們兩位也不是外人,你的得勢,還是本宮的提點。現在本宮皇子已是太子,本宮代為監國,也是忙得很,有什么事就趕緊說吧?!?br />
    眉眼之間,盡皆睥睨。

    就這一個賤婢出身的女人,也敢與她爭?

    “蘇錦言,本宮現在過來看你,是給你面子,別不知好歹!”

    宸妃厲喝,如今的美妝也與平日不同,深紅的宮裙穿起來,眉眼犀利,妝點偏暗朱紅色,倒是真有一種皇太后當政的氣勢凌人。

    “有什么事,趕緊說,本宮時間緊得很,可跟你耗不起?!?br />
    宸妃又重復一句,錦言便又笑一下,搖頭道,“不。宸妃姐姐這時間多得很,又著什么急呢?您看……從前做的那些事,皇上也一直都沒跟姐姐說過吧。只我錦宮之中,姐姐的手上,就沾了青枝,核仁,兩條人命。更甭提,還有從前的華貴人,以及后來的玉美人,已經后來的容嬤嬤……姐姐可千萬別說不知道?!?br />
    錦言揚了眸,笑笑坐下,眼看著宸妃的臉色,從最初的高高在上,到后來的驚疑不定,發灰發暗,再到現在歇斯底里的狠毒,幾乎是尖叫著道,“你胡說!這些怎么可能是本宮做的?蘇錦言,死到臨頭,你還敢用這些話來唬本宮,你當本宮是嚇大的么?”

    宸妃猛的握了拳,這才發現身后的宮門竟然關上了。

    原本跟著她一起進來的柳翠小卓子,現已被人控制了起來,扔在殿中一個角落里,只拼命的嗚嗚叫著,

    她的冷汗一下就流了下來,臉色發白的道,“這不可能!本宮是太子的母妃,是將來的皇太后娘娘,你……你怎么敢?”

    “不,姐姐這樣想可就錯了?!?br />
    錦言依然淡淡的說,“皇上身體突然病重,姐姐親手做下的事,難道不知道是為何嗎?”

    “你什么意思?”

    宸妃心中“咯噔”一下,猛的叫道,“你是說,皇上的病,也是本宮做的手腳嗎?這怎么可能?蘇錦言,你妖言惑眾也得有個度好不好!”

    “事實擺在眼前,姐姐還要怎么狡辯呢?”

    錦言彎唇,“據太醫所言,皇上體內的毒,可是與姐姐藏在宮中的毒,一模一樣……來呀,把從宸皇貴妃娘娘宮中搜出的證據,都給娘娘看看?!?br />
    宸妃震驚的看著,有幾個侍衛打扮的人,也不知從哪里出來,將手中捧著的東西拿出來。

    身后還跟著名宮中太醫,宸妃認得,這是皇帝身邊的人。

    太醫指著手邊的一個個小盒子,“這是絕子散,這是合歡散,這是讓人全身無力脾氣暴燥的慢性毒……娘娘,這些都是從您的宮中出來的?!?br />
    太醫恭敬的說,宸妃只覺得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都聽不真了。

    從她的宮中出來的,從她的宮中出來的……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原來,在她著急慌慌忙著搶位奪權的時候,錦皇貴妃也沒閑著。她雖然有喪子之痛在身,卻也依然暗中做了不少的事情。

    “我要見皇上,我要見皇上……”

    宸妃尖叫著,大喊著,殿門開了,一襲龍袍的皇上進門,面色含霜的問她,“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他的枕邊人,竟敢如此毒害于他!

    為了這個皇位,她不惜做盡所有惡事!

    “皇上,臣妾冤枉啊,這些都不是臣妾做的,這都是蘇錦言這個賤人來誣陷臣妾??!”

    宸妃大哭大叫著,她真的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然而事實擺在眼前,還有什么可說的?

    “拉下去,打入冷宮。明太子之位立時撤下,朕……沒有這樣的兒子!”

    景元帝冷著臉,短短小半年時間,他變得更加不近人情。

    宸妃哭著被拉了下去,景元帝站在門口的身子晃了一晃,和公公趕緊扶著,錦皇貴妃過來見禮,景元帝只點點頭,轉身走了。

    這之后,皇帝自從強撐著來了一趟錦宮,這身子骨就更加不好了。

    終于到了冬月,皇帝第一次召見錦皇貴妃入乾清宮,用著彌留之際的最后一口氣,問她,“錦兒,朕雖然對你不好,可朕也是愛你這么多年……你跟朕說實話,杰兒與謙兒,到底是不是朕的皇兒?”

    這個男人,到了這個時候,還來懷疑她。

    錦言深吸一口氣,淚流滿面,“皇上,三個皇兒,都是皇上的親生骨肉,皇上,你為什么不信我,為什么不信我?”

    這是他的孩子。

    他不信,他居然不信。

    錦言跟著大哭起來,對于這個男人,她心中有愛有恨,眼下竟又有一種深深的悲涼,“皇上,你該信我的啊……”

    若是你能一直信我,又何會有后來發生的這么多事?

    皇上苦笑,他知道自己活不長了,“錦兒,一切,都太晚了……朕這大歷江山,咳咳,大歷……”

    一直又咳得說不下去。

    錦言守在床前,只是緊緊的握著她的手,默默垂淚看他,皇帝忽然又想一事,“錦兒,你剛剛說,三個孩兒,都是朕的,那……”

    他想起了剛剛出生的這個皇兒。

    錦言知道他問什么,她抿抿唇,凄然道,“皇上,他不是……他是臣妾,與別人的孩子?!?br />
    “什么,你……你這個賤人!”

    皇帝猛的起身,又起得太猛,而大口大口的咳出血,錦言上前想要扶他,卻被他一把甩開,紅著眼睛發瘋似的道,“賤人,賤人,我殺了你,殺了你……”

    還要殺啊,這個時候了,還要殺??!

    錦言深深的吸一口氣,“皇上,還有件事,你大概也是不知道的。宮中這么多女人,你為什么沒有孩子呢?”

    她輕輕的說,目光中最后一次柔情慢慢褪去,“那是因為,皇上身上的毒,不是宸妃姐姐下的,是我……是我從那三個孩子出生,便一直在皇上的吃食里放了絕子散?!?br />
    “也是我……讓和公公,在皇上的茶水中,放了一些慢性的毒。要不然,皇上的身體怎么會垮得這么快?”

    皇帝瘋了,他現在連喊都喊不出來,他很想為什么,可他說不出話。

    他只是就那樣狠狠的,死死的看著她,看著她,漸漸的沒了氣息。

    臨死前,錦言終于告訴他最后一個事實:“皇上,如你所料,納蘭城沒死,不過你放心,他也不會斷后的……”

    一句話,景元帝徹底咽了氣,走完了他短暫,而又波瀾壯闊的一生。

    這一生,他過得不容易??梢運鄧囊簧?,都是毀在女人的手里。

    從前的武皇后,后來的宸皇貴妃……以及,原本對他滿心傾慕,現在卻也同樣對他下了狠手的,蘇錦言。

    “皇上……殯天了?!?br />
    從床前起身,錦言淡淡的說,眼里的眼淚流下來,她現在不想哭,可忍不住就想流淚。

    她想,她該是恨著皇帝的,可不知為何,心里又揪扯著疼。

    “娘娘,這是皇上留下的遺詔……”

    和公公進來,捧著一卷明黃的圣旨,錦言點點頭,“念?!?br />
    “奉天奉運,皇帝詔曰:蘇氏錦妃深得朕心,特為大歷皇后,母儀天下,賜寧安宮。二皇子譽謙聰明伶俐,有帝王之風,特為太子……”

    一旨念完,錦言早已跌坐在椅上,眼角的淚意就再也壓不住。

    “皇上,既然滴血驗親,要置我們母子于死地,可為何又留下這樣的圣旨?你讓臣妾,如此才能去恨你?”

    到底,他心中還是有她的,到底還是她的。

    “皇上……”

    她凄厲的大喊一聲,終于又暈在當場。

    ……

    這一年,冬月,大歷朝景元皇帝殯天西去,年僅三十七歲。

    謙王爺受遺命為太子,錦皇貴妃為皇太后,代幼帝聽政。

    垂簾聽政第一件事情,風光大葬景元帝入帝王墓,與先皇后武氏和葬,年幼的皇帝頒布先帝謚號,大慈大圣圣皇帝陛下。

    第二件事情,殺宸妃。

    第三件事情,召楊大將軍回宮奔喪,楊妃推殺先太子,雖然是無心之舉,但新皇仁慈,不予追究,卻是要奪去四妃封號,貶為庶民,永世不得入京。

    第四件事,納蘭城為邊關駐守大將軍,代替楊老將軍,擇日啟程。

    武月寒為京城護城提督,手握重兵,與納蘭城遙遙相應,互為倚仗。

    長歷二十四年,也就是翌年春,季開提為宮中大總管,專伺候小皇帝飲食起居,和公公告老還鄉,丸公公跟在了錦言身邊。

    至于先帝身后留下的妃嬪,則一概入了太廟。

    經過皇帝的女人,便再也不能隨意嫁人。

    對此,左右二相也無法可說?;實鄣背蹌庵嫉氖焙?,他們都在身邊,這圣旨不可能有假。

    倒也心悅誠服,全心輔佐幼帝處理國政。

    時年八月,中秋之時,皇太后所生第三子也將周歲,邊關納蘭將軍送來賀禮,一副高大的山水石雕畫。

    看著看著,年紀輕輕的皇太后熱淚盈眶,懷抱三子,緊緊的抱著,說不出的心酸。

    長歷三十八年,幼帝已滿十六歲,在諸多大臣的見證之下,正式登基為帝,稱景仁帝。錦皇太后退居二線,仍舊居住錦宮,不曾搬離。

    同一年,太平出嫁,舉國歡慶。

    長歷四十年,年輕的皇帝,誕下后代子嗣,也就在這一年,皇太后身染重病,時日無長,便撒手西去,舉國哀痛,年輕的錦仁帝,幾乎哭痛,終是在九九日之后,葬皇太后入皇陵,卻并不與先帝合葬。

    這一年,皇太后三十八歲,與先帝逝去,只差一歲。

    翌年,邊關大將軍納蘭城將手中兵權交于新提上來的武月寒將軍后,他孑然一身謝絕所有封賞,飄然而去。

    后記:

    也有人說,其實皇太后根本還活著,他們有好多次,都在邊關之地見到一個長相酷似皇太后的女子,便經常伴于納蘭將軍身邊,手里還牽著一個好像剛剛出生的小孫子似的。

    還有人說,皇太后早死了,當年下葬皇太后,好多人親眼所見……

    但不管怎么說,錦皇太后此人,終歸也是一個傳奇了。

    這一日,陽光正好,邊關低垂的青磚屋邊,有一雙年約四十上下的夫妻,手里牽著一個小小的孩童,逗著他問,“小寶小寶,你爹爹不聽說,說是要上山打獵,都這么久了都沒回來,是不是跑出去玩了?”

    小寶撇撇嘴,“才不是呢。我爹本事好大好大呢,爺爺奶奶就知道欺負小寶……還是皇伯伯好,每次都給小寶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小寶興高采烈,被叫奶奶的婦人便暗了暗眼神,高大的男子摟了她,“若是想謙兒了,就回去看看?”

    婦人想了想,“不了,謙兒現在已經長大,已經不需我了。我想的是太平……她的婚事好像不太好,也不知道她那脾氣,什么時候能改改?駙馬要是受不了她,可怎么是好?”

    從小也果然是給她寵壞了,寵得太平就連嫁了人,都從沒安生幾天。

    聽說她懷著孩子還敢上竄下跳的,真是差點要嚇死她了。

    “兒女自有兒女福啊。傻丫頭,啥都別想了,你就想著你夫君就好?!?br />
    溫柔的男人低頭說,身后夕陽落下,有一個長相俊美的男人,肩上扛著一大捆柴邁步而來,遠遠的就大喊著,“喲喲喲,我的親娘親爹呀,咱可不待這樣的啊,要教壞小孩子呢?!?br />
    這吊兒郎當的性子,也不知又像了誰。

    如果當真說要找出一個人來比比的話,那也唯有現下的邊關大將軍,武月寒了。

    此,皇太后所生第三子,名,譽恩。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