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歷史軍事 > 李泰的大唐 > 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少年李治青春的恐懼

涔掍箵鐞冮槦鍛?: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少年李治青春的恐懼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李泰的大唐 作者:千山無雪 字數:283925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長安人民都曉得,皇城根兒下有兩個大本營。

    一是東宮的嫡長子集中營,一是魏王府的紈绔大本營。

    準確的說,魏王府乃高遠文雅之士的匯聚地,因為魏王酷愛文學,皇帝因此為他成立文學館。

    今日已經公告天下的《括地志》便是魏王府出品,皇帝為表珍重,特意納入皇家圖庫收藏。

    同時魏王府又吸引了長安高門大半的紈绔,所以了,魏王李泰在百姓們心中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的拉轟男人。

    延康坊附近住戶每一天是遇著魏王府的雅人還是混球,全憑運氣和魏王的心情,和魏王做鄰居就是那么隨時充滿意外和驚喜。

    很明顯,延康坊周遭鄰居們今天迎來了一個刺激的日子。

    進了大院以后李景仁一行便化身虎熊豹狗狼,化作一切他們能想到的動物,逗得小兕子呵呵開懷。

    李泰叫過來李治,暴栗叩得梆梆作響,把這個恨鐵不成鋼的東西訓得狗血淋頭。

    “崩”

    又是一個暴戾敲得李治眼淚汪汪:“啊疼疼疼……

    不要打了四哥,我錯了咱改還不成嗎?”

    “不要臉的東西,現在曉得疼?

    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遇著危險不想著豁出性命?;ば∶?,自己縮在角落里讓小妹出頭,你還是個人不?”

    “嗚嗚嗚我不是人,我罪該萬死,我真知錯了,你就放過我吧四哥?!?br />
    “慫貨,就你這德行,不給你加個狀態你是記不住的。

    今晚吃烤羊,你得自個兒料理一頭羊!”

    “???”

    李治傻了,他好歹是天潢貴胄,吃羊的道道他能說出一個時辰,至于料理食材,這個實在超出了業務范圍。

    “啊什么啊,你沒看見今晚這么多人,不整幾頭羊咋喂得飽這么多吃貨?”

    四個家伙的家將雖然已經全部趕走,可這四個快長成長方形的貨,食量能小到哪里去。

    管了他們的飯,房遺愛三人沒道理不吆喝一聲,再加上自家人馬,林林總總十多口子人,要吃的東西可不少。

    這年頭的長安沒有熱島效應,也沒有取暖設備,一到晚上冷得不要不要的,吃啥都沒了胃口。

    雖然魏王府山珍海味不缺,不過李泰還是想吃新鮮食材。

    他想了又想,還是覺得整篝火晚會吃烤羊肉比較過癮。

    李治又喜又愁道:“羊肉鮮美我也很喜歡,可我啥時候料理過羊肉???”

    李泰不耐煩道:“少給我嘰嘰歪歪,再啰嗦我揍你啊。

    老馮,老馮死哪里去了?

    ……還不趕緊滾去西市買幾頭羊,咱們今晚吃烤羊。

    記得通知房遺愛、柴令武、程處亮那個三個夯貨,哥哥我今晚管他們的飯!”

    老馮得令大喜就要出府,吃羊肉啊,想起就流口水。

    “等等,再買一些鯽魚,記得好生料理。

    小兕子有心疾,羊肉上火不能多吃,還是吃魚比較好?!崩釤┯腫邢阜愿酪環?。

    紈绔們得知晚上整篝火宴吃烤羊肉,頓時歡呼震天嗷嗷大叫。

    羊肉他們不稀奇,可烤羊肉大唐并不流行,篝火宴更是西洋景。

    聽說突厥人喜歡篝火烤羊肉,他們個個出身名門,這種風俗自然不能享受得到。

    尉遲寶奇興奮地在庭院里打滾逗弄著小兕子。

    李景林扮成老鷹追逐著小家伙,蕭正成給鼻子插了兩根草裝作大象尾隨堵截。

    韋待價揉了揉暈乎乎的頭坐起了身,“砰”,尉遲寶奇的人肉推土機壓過來,韋待價成功地再次暈倒。

    整個魏王府成了歡樂的海洋,看著小兕子笑得一直沒合上的嘴,李治嘆道:“六年了,小妹從來沒有這么高興過。

    四哥,謝謝你?!?br />
    李泰扇了他后腦勺笑罵道:“蠢貨,你們是我的弟弟和妹妹,你跟我道謝仔細你四嫂削死你。

    現在有信心料理羊肉沒?”

    李治重重點頭道:“嗯,我會好好學的,一定不能讓小妹看不起我?!?br />
    ……

    閻婉得到小兕子和李治上門的消息,立即拾掇利索,帶著李欣歡天喜地走到別院。

    幾個紈绔平日里見了閻婉就是耗子見了貓,今兒氣氛到位也不再拘謹,見禮過后便接著嬉鬧。

    見了四嫂,李治頓時全無半分憊賴,跟嫂嫂行了禮就乖乖站在一旁,溫良恭儉純良無害,比五姓七望的公子哥還要溫潤三分。

    閻婉抱起小兕子狠狠親了兩口,這才放她下地。

    小家伙這會兒玩瘋了,有了李欣這個年歲相仿的大侄子作伴,大眼睛笑得都快找不著。

    李泰難掩寵溺吩咐閻婉道:“仔細小妹和欣兒,不要讓他們汗濕了衣服著了涼?!?br />
    閻婉嗔道:“喲,你這個當爹的平日里可從不過問欣兒的起居學業,小妹來了總算曉得知冷知熱?!?br />
    李泰笑道:“那是當然,小子是拿來揍的,閨女和小妹是拿來疼的,沒得比!”

    閻婉狀似不經意道:“說得你好像有閨女似的,要想疼,自己生去?!?br />
    李泰蛋疼道:“這么多年光種豆不見瓜,能怨我嗎?”

    閻婉怒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難不成怨我了?”

    李泰苦道:“從父皇的成效來看,咱老李家的瓜和豆都還不錯,可再好的種,攤上一塊鹽堿地兒,我能有啥辦法?”

    閻婉暴走了,一把揪住李泰耳朵咆哮道:“我給你臉了是不?

    算算年頭,也到了嫌棄老娘這塊鹽堿地的時候。

    好啊,長安好地多的是,還有江南的水田,要不要老娘張羅給你買幾十畝?

    這日子是過不成了,你這個沒良心的死人……”

    “啊疼疼疼……

    君子動口不動手,閻家是隴右豪族書香門第,你這樣會丟了閻家的體面!”

    “我是你娘子不是君子,至于閻家……好多年沒有操練過閻家的劍法,祖傳的手藝都快撂荒了,咱們進屋里談!“

    ……

    小兕子看見四哥凄涼的一幕奇道:“寶奇哥哥,四哥和四嫂這是咋了?”

    尉遲寶奇看著貌美如花的閻婉,眼中卻是難掩懼意,吞了口口水掩住小兕子眼睛道:“他們在商量今晚的菜譜,明達乖,咱們接著玩?!?br />
    李治看著四嫂遠去的背影,一時間少年對女人這個生物,產生了終身難以磨滅的陰影……

    作孽啊。

    PS:周二了,求推薦票、打賞、投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