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都市言情 > 隱婚蜜愛:大叔,輕輕親 > 全部章節 第378章 老婆孩子奴(大結局)

nba鐞冮槦闃熷憳鏈€鏂?:全部章節 第378章 老婆孩子奴(大結局)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隱婚蜜愛:大叔,輕輕親 作者:云起風清 字數:501397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我也是!”簡曈微笑著說道。

    “我也是!”

    兩人相視一笑,一對好朋友終于重歸于好。

    一個月后羽品牌創品牌大秀終于如期舉行。

    凌汐主動請辭了設計總監的職位,簡曈臨危受命,成為新的設計總監。

    這一日整個孟氏布置一新,全球賓客到場,簡曈忙忙碌碌卻是無比開心。

    發布會成功落幕,簡曈作為設計總監,與喬爾一起攜手壓軸秀模特出場。

    如今,她已經是國際矚目輕奢品牌的設計總監,已經站到了時尚圈的頂端。

    她微笑著看著這一切,卻覺得要比肩孟景琛,成為合作的孟太太,腳下的路才剛剛開始。

    “謝謝大家!”簡曈深深的鞠躬,正要領著模特離開。

    全場的燈光突地熄滅,她嚇了一跳,正要抓緊身旁的模特,卻發現模特兒竟然甩開她的手走開了。

    “琳達!”她叫著模特的名字。

    她以為是黑燈瞎火,模特走丟了。

    舞臺的上突地亮起一束追光燈,追光燈下,站著白衣白褲的男子,頎長的身資清貴如傳說中的白馬王子。

    簡曈詫異的看過去,白馬王子轉過頭來。燈光下,是一張俊美不凡的臉,他面帶微笑,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孟景???”簡曈疑惑的出聲。

    孟景琛緩緩的朝她走來,那束追光燈也跟著他前行。

    四周靜悄悄的,一片漆黑,只有他站在燈光下,好像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他。

    “簡曈,嫁給我吧!”孟景琛來到她面前,突地雙膝跪地,深情的說道。

    “孟景琛,我,我們不早就是夫妻了嗎?”簡曈詫異的說。

    “可是我欠你一個求婚儀式和一場婚禮?!?br />
    “呵,孟景琛,都老夫老妻了,有必要……”

    “不!之前,只是你我認識的戀愛過程?!?br />
    “什么哦,你這叫多此一舉……”

    “你到底是嫁不嫁!不嫁……”孟景琛不等她說完,便要將戒指收回口袋。

    “嫁嫁嫁……”簡曈一把搶過飛快的給自己戴上。

    “哪有自己給自己戴戒指的!”孟景琛好笑的說道。

    “證都提前領了,怎么就不能自己戴戒指!”

    “你說的都對,老婆萬歲!”孟景琛突地像個孩子一樣,站起身,抱起她旋轉起來。

    說完,孟景琛抱著她往門外跑去。

    “喂,孟景琛,你……”聯想到他之前抱著就跑的尿性,多半是要來點少兒不宜,可是今天她還有很多工作要處理。

    簡曈想到這些,著急的想要下來。

    孟景琛卻是不容拒絕,抱著她一直往前跑。

    前方突地大亮,歡快的音樂隨之涌入耳內,她抬眼一看,眼前出現一個童話般的世界。

    藍色的紗幔,芬芳的花朵,搭成帆船一樣的舞臺。舞臺的前方坐滿了盛裝出席的賓客,音響里響著悠揚的婚禮進行曲。

    這竟是一個婚禮現場。

    “孟景琛,這……”

    “這是我們的婚禮?!?br />
    孟景琛將她放下,因為剛剛參加完發布會,她身上穿著的是一條香檳色的禮服,凌汐走上來,將一條長長的頭紗戴在她頭上,

    正好是圣潔的婚紗。

    而孟景琛則是一身白,兩人站在一起,有如一對璧人。

    “學姐,你……”她才想起為什么發布會時,凌汐一定要她穿這身禮服,原來是……

    “別謝我,婚紗是關經理設計的,我只是伴娘,負責幫你戴頭紗?!繃柘鹛鷚恍?,站到她的身后。而西裝筆挺的榮凱也跑上臺

    來,大叫一聲:“我是伴郎,和伴娘是一對!”

    “誰和你是一對!”凌汐斜他一眼。

    “那你要不下去伴娘可好多人等著!”榮凱指一指臺上,果然有好幾個年輕美貌的姑娘躍躍欲試。

    “你敢!”凌汐恨恨的跺他一腳。

    榮凱笑呵呵,“正經點,今天是孟先生和太太的婚禮,下次才是我們!”

    “你!”凌汐哭笑不得,懊惱的閉緊嘴巴不再說話。

    季承走上舞臺,一身喜慶的紅色西服,他拿起話筒,喜氣洋洋的說:“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婚禮司儀季承,也是二位新人的證婚

    人?;隊蠹依床渭用暇拌∮胼褧擁幕槔?,下面由請新郎新娘入場?!?br />
    所有人都站起來身,熱烈的鼓掌,表達著婚姻的祝福。

    “請新郎帶著你的新娘走向舞臺,拜見雙方長輩!”

    季承話落,舞臺一側孟老夫人和孟夫人一左一右扶著一位優雅的女士走了上來。

    簡曈眸光一亮,眼都直了。

    “媽!”

    孟老夫人和孟夫人扶著的竟然是秋映嵐,她穿著合體的禮服,優雅的微笑著。

    “媽,你怎么……”簡曈忍不住再次落淚。

    秋映嵐下肢癱瘓了六七年,醫生說她永遠沒有可能站起來。

    主治醫生走過來說:“我們一直給秋女士做物理治療,雖然不能跟生病前一樣奔跑自如,但是慢慢的走路是沒有問題的。沒什么

    禮物送給二位當新婚禮,這就當作禮物了?!?br />
    “沒有什么比這更好的,謝謝!”簡曈喜極而泣。

    她想要跑過去看個究竟,孟景琛攬住她,“別急,以后有的是機會好好和岳母一起到處走走看看?!?br />
    “孟景??!”簡曈看著她感動不已。

    “走吧?!泵暇拌∏F鶿氖?,柔柔一笑。

    那笑,就好像在湖心落下一片葉子,蕩起圈圈情意的漣漪。

    她看到觀眾席上有參加發布會的賓客,還有孟老夫人,孟夫人,關靈蕓,夜西澤……所有人都來了,就連秋映嵐在療養院的醫

    生護士也來了。

    是夜,孟景琛抱著她回到離園,就連整個離園也重新布置過了。

    簡曈感覺幸福的快要飄起來。

    “孟景琛,謝謝你,現在我收獲了事業,愛情,還有完美的婚姻!”她在他的臉上甜甜的印下一吻。

    孟景琛捉了她加深這個吻。

    夜更深,情意更濃。

    孟景琛熱情的親吻著她,繁重的禮服被除下,正要再進一步,簡曈突地大叫一聲,一把推開她,沖進了浴室。

    孟景琛被情意染的微熏的眸子有些懵,他追過去,“老婆,今天可是我們的新婚之夜,你難道忍心拋下為夫,孤枕獨眠!”

    簡曈低著頭緩緩的走出浴室。

    “恐怕不只是新婚之夜,整個蜜月乃至一整年,都要……孤枕獨眠!”說著,她將一個小小的白色棒子遞到孟景琛眼前。

    孟景琛接過一看,“兩道紅線,這是什么玩意?”

    說完他便要丟掉旁邊的垃圾桶。

    簡曈急道:“哎,你要是敢丟,小心你娃出來后為認你當爹!”

    “你說什么?”

    “我說這是你娃!”

    “娃?什么娃?”孟景琛腦子有些遲鈍,毫不猶豫的將手里的棒子扔進了馬桶,手一按,水嘩四起,將小棒子沖的沒影。

    簡曈瞠大眼睛,叫道:“孟景琛,你個笨蛋,我懷孕了,你要當爹了!”

    “啊,你不早說!”孟景琛緊忙去扒馬桶,只可惜,那小小的白棒子早就沒影了。

    孩子一出生,簡曈便抱著肉呼呼的小娃說:“娃啊,你那爹不是親生的,你剛有那會,你爹就把你沖下水道了?!?br />
    以至于,孩子會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爹把我沖下水道?!?br />
    孟景琛頭痛不已,“天,那只是一個驗孕棒!”

    可恨,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與女人和孩子是講不清道理的。

    在商場呼風喚雨的孟先生,回到家里卻在老婆孩子奴的路上一去不復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