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 求道

涓浗涔掍箵鐞冮槦鍛?: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 求道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作者:半卷殘篇 字數:403464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云山觀,院子內。

    廉歌看著身前的陳羅道,沒直接回話。

    之前在山頂上時,他便望到這處道觀之上,清氣升騰,一看便是有道之人的修行之所。

    而看到這一老一小的瞬間,廉歌便發現,這兩人身上并無半點法力。

    不過,看這陳羅道的反應,至少也知道些事情,

    “道兄,不,前輩,還請為晚輩解惑?!背侶薜朗忠皇?,向廉歌深深躬身揖禮道。

    看著陳羅道,廉歌也隨之站起身,

    “算是有些微末法力吧?!?br />
    廉歌伸手,抬起了陳羅道的手,“不過道長,我們還是以道友相稱吧?!?br />
    “豈敢,豈敢……”陳羅道得到廉歌的肯定,愈加顯得激動起來,“前輩才是真正的修道之人,我這門外之人怎敢如此隨意稱呼前輩?!?br />
    說著,陳羅道還伸手拉起旁邊坐著,有些不明所以的小道士,

    “小玄,還不起來拜見前輩?!?br />
    被拉扯起來的小道士,猶豫了下,也向廉歌見禮道,

    “拜見……前輩?!?br />
    看著這兩道士,廉歌微微搖了搖頭,

    “我還是喜歡之前那樣,隨意點,如果道長再這么拘謹,我想我是該告辭了?!?br />
    “不不不……”陳羅道瞬間搖頭,然后也反應過來,自己是有些失態了,

    “不好意思,貧道有些激動了,……道兄,請坐,請坐,我們坐下繼續聊?!?br />
    看了眼這兩道士一眼,廉歌重新在石桌前坐下。

    陳羅道也緊跟著重新坐了下來,

    “敢問道兄,除了剛才所說,還有沒有看到別得?”陳羅道提起茶壺給廉歌身前的茶杯里添了杯水,同時詢問道。

    聞言,廉歌掃了眼這道觀,隨意回應道,

    “這道觀恰好就坐落在地脈匯聚之處,按照風水之說,這里是一處地脈結穴之地?!?br />
    “沒錯,沒錯……”陳羅道快速點頭應道。

    “看貴觀氣象,應該也是有真法傳承吧?!筆棧厥酉?,廉歌看向陳羅道和旁側坐著的小道士問道。

    “道兄說得對,祖上的確是有法傳承,這處道觀的選址,也是先輩定下來的?!?br />
    陳羅道點了點頭,緊接著長長嘆了口氣,

    “只是可惜,我們這些后輩不爭氣,空有真法,卻無從修行,到我這代的時候,傳承干脆已經徹底遺失了,基本只能靠著些代代相傳的一些粗淺手段,裝神弄鬼,勉強維持生計?!?br />
    聞言,廉歌看了眼陳羅道,頓了頓,繼續問道,

    “那陳道長有沒有見過別得有法力的人?”

    “沒有?!背侶薜酪×艘⊥?,“年輕的時候,我也四處掛單游歷過,但也沒有見過誰真有法力,裝神弄鬼地倒是不少。這么多年,來貧道觀里做客的道長大師也不少,但真正看出道觀底細的,就道兄你一個?!?br />
    聞言,廉歌點了點頭,也沒怎么意外。

    從《神秘常識》等系統書籍上的蛛絲馬跡來看,這世界上,有法力的恐怕極少。

    “那陳道長祖上有沒有留下過什么?能否容許我借閱一下?!繃枰裁槐裁雌諭?,只是隨意問道。

    “沒有,如果有的話,貧道肯定讓道兄幫我看看,也算是了卻貧道這么多年的遺憾?!背侶薜酪×艘⊥?,繼續說道,

    “據我師父所說,在我師公那會兒雖然已經沒辦法修行出法力,但祖上傳下來的一本無字天書卻還在。不過,這本書,在我師父手里遺失了,后面半輩子,我師父都在為那本書奔波,想要將它再找回來。不過臨到頭,也沒再找到,最后只能抱憾而終……臨終前,他還跟我說,讓我一定要將那本書再找回來……”

    “可惜了……”廉歌也搖了搖頭。

    “是啊……可惜……”陳羅道微微有些唏噓,然后又搖了搖頭,收回視線,看向了廉歌,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期許,

    “道兄,廉真人……我從師父手中接過道觀,也已經有二三十年,也算是求道半生,

    也曾經為了修行,翻過三山五岳,走過四海九州。

    但卻始終未曾得見過真法……我不求道兄傳法,只是懇請道兄能夠展現下道法玄妙,我就此生無憾了……”

    說著,似乎是擔心廉歌不同意,陳羅道重新起身,然后驟然在廉歌身前跪下,匍匐在地,

    “求真人展現道法玄妙……”

    陳羅道五體投地般,長聲呼道,

    坐在石凳之上的廉歌隨之站起身,看向身前地面上的五體投地匍匐著的陳羅道,微微虛了虛眼睛。

    而一旁,一直聽著陳羅道和廉歌交談的小道士,則看著他師父的動作,有些慌亂,駐足在原地,手足無措。

    “……貧道也知道法不可輕易示于人前,但還望真人看貧道求道還算虔誠的份上,能夠開恩,一展道法玄妙……”

    陳羅道依舊匍匐在地面上,長呼道。

    聞言,廉歌視線在陳羅道身上微微停頓,然后在院子里微微踱步,

    “你贈我一杯清茶,我就于你一陣清風吧?!?br />
    看了眼茶桌上的茶杯,廉歌收回視線,看向院落旁的樹木,

    驅使著法力,廉歌輕輕一揮手,

    瞬間,一陣清風自院落邊緣起,搖曳著樹木枝葉,朝著陳羅道拂去。

    陳羅道聞聲瞬間直起身,恰好,清風拂過,一片落葉飄落在陳羅道身前。

    感受著這綿長的清風,陳羅道愣愣地,有些發神的看著地面上隨風微微顫動著的樹葉。

    這一刻,院落內,無人出聲,顯得極為安靜。

    良久,

    廉歌收回了手,清風隨之緩緩平息。

    感受著漸漸平緩下來的清風,陳羅道不禁伸出了手,想要抓住什么,

    但卻只抓住了那片落葉,未曾抓住那一縷清風。

    “謝真人賜法?!?br />
    陳羅道再次五體投地匍匐于地,聲音有些發顫地長呼道。

    “起來吧?!繃杞侶薜啦蠓雋似鵠?,

    “讓真人見笑了……貧道失態了?!庇瞇淇誆亮瞬?,陳羅道壓制著激動的情緒說道。

    “陳道長的求道之心在下很佩服?!繃枰×艘⊥匪檔?。

    “什么求道之心,不過是貧道的一點執念而已?!背侶薜樂匭倫呋厥是?,搖頭笑著說道,

    “從小就聽老爺子講,說這世界上有真正的修行之法,修行之人,但我卻從來未曾見過,老爺子也不知道見沒見過,但他卻深信不疑地說有。

    現在,得真人一展道法玄妙,也算是了卻貧道的一個心愿……貧道再次謝過真人?!?br />
    陳羅道說著話,漸漸輕松許多,

    “真人請坐,我們接著聊?!?br />
    “小玄,還愣著干什么,再去沏壺茶?!背侶薜狼崽吡私判〉朗?,

    那目睹了剛才神奇的一幕,看著廉歌有些發愣的小道士,瞬間回過神來,

    “哦……哦”

    應著聲,小道士提起了石桌上的茶壺。

    而就在這時,

    “咚咚……咚咚咚?!?br />
    道觀院門外,敲門聲再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