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最足球队员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下葬

姣斿埄鏃惰冻鐞冮槦鍛?: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下葬

中国最足球队员 www.xsbdrh.tw 作品: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作者:半卷殘篇 字數:137216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伴隨著哀樂再次響起,幾人抬著個小小的骨灰盒,穩穩將其放置入墓坑底部。

    “這第一鏟泥土,就由胡先生您來填吧?!?br />
    廉歌拿過旁邊的鏟子,遞給了胡先壽。

    “誒,好……”

    胡先壽接過鏟子,點了點頭,看著墓坑底部的骨灰盒,沉默了下,還是用鏟子覆了一鏟泥土上去,

    “呼啦啦……”

    “孝子孝孫,孝侄孝媳,都過來給老太太壘壘土吧?!?br />
    一旁,放下嗩吶的徐叔也招呼則其余眾人,動了起來。

    墓地前,驟然顯得有些熱鬧。

    一眾人或是壘土,或是燒紙,

    伴隨著周圍空氣中彌漫的紙錢灰燼愈來愈多,那墓坑也逐漸被填平,被隆起個土包來。

    “多壘點,這前面再覆點土……”

    “哎哎,別站在老太太頭上了,注意點?!?br />
    “小乖,來給外婆多壘點土,讓外婆好好保佑我家小乖……”

    終于,在一眾人齊齊上手下,一座新墳出現在眾人面前。

    “好了,都停下吧,”

    “準備點炮,炮一響起來,就都往家里跑,都聽到了吧?”

    到出殯下葬儀式的最后一步了,廉歌也就沒再省略,遵照著傳統步驟主持者,

    “徐叔,點炮吧?!?br />
    “噼里啪啦……啪啪啪……”

    “跑嘍……”

    這是整個葬禮儀式中,唯二較為歡快的環節。

    完成下葬儀式,壘好墳堆的一眾人,爭先恐后地朝著胡家院子的方向跑去。

    廉歌則是和徐叔,不急不緩地綴在后面,

    “徐叔,這次的事兒麻煩您了,要不是你,這么個葬禮我還真玩不轉?!?br />
    “哪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都是工作,廉師父您給夠錢就行。再說,我也就是個花架子,不像廉師父您,是有真本事,剛才廉師父您是施法超度了這老太太吧?”

    “放心吧,徐叔,錢不會少你的?!?br />
    廉歌不禁笑了笑,

    “超度的話……算是吧?!?br />
    聞言,徐叔不禁有些感慨,

    “這胡家也真是運氣好,能夠請到廉師父你來給他們家老太太超度?!?br />
    “哪有什么運氣好,即便是超度了又怎么樣?人都沒了?!?br />
    “也是……”

    思索了下,徐叔點了點頭。

    聞言,廉歌笑了笑,然后收回視線,看向前側正爭先恐后,朝著胡家院子跑去的眾人。

    ……

    時間流逝,

    在出殯下葬完成過后,蒙蒙亮的天色也徹底亮開。

    從墓地回到胡家院子的一眾人,也在經過最后簡單的儀式過后,開始在主人家的安排吃早餐。

    如之前一樣,廉歌和胡先壽夫婦坐在一桌,徐叔也坐在身側,

    “廉大師,費用我是直接轉給您嗎?”

    吃了幾口飯后,胡先壽便放下碗,主動提到。

    “轉這賬號吧?!?br />
    廉歌也沒客氣,從兜里摸出張銀行卡,放到了桌面上。

    “咔嚓?!焙仁倌悶鶚只?,拍了張卡號的照片,

    “那我等會兒吃完飯,就去銀行給廉大師您轉?!焙仁僦V氐廝檔?。

    聞言,廉歌點了點頭,拿回了銀行卡,也沒再多說什么,端起碗,繼續吃飯。

    ……

    片刻過后,早飯結束,

    胡家院子里的一眾親朋開始相繼離開。

    讓徐叔遵照傳統習俗,給胡家的人吩咐了兩句過后,廉歌也不準備再繼續多待,起身準備離開。

    ……

    “廉大師,徐師傅,我開車送您們吧,順便我再去趟銀行?!?br />
    院門口,胡先壽出聲說道。

    “行,麻煩了?!憊浪懔訟驢可醬寰嗬肓掖宓木嗬?,吸取了上次的經驗,廉歌也沒客氣地應了下來。

    “不麻煩,不麻煩……”胡先壽有些殷勤地打開了車門。

    “徐叔,一起嗎?”

    “那我就搭個順風車吧,”徐叔將嗩吶重新別在腰上,笑著應道,

    緊接著,徐叔轉過身,看向跟著他一起來的幾人,

    “你們就先回去,過會兒我回去了,再給你們打電話?!?br />
    “行,徐叔……徐師傅……”幾人相繼應道,

    廉歌見狀,也沒再多駐足,徑直走向汽車,在車后排坐下。

    徐叔也緊跟著,坐到了后排廉歌身側。

    “咔嚓……”

    車門重新關閉,汽車隨之啟動,朝著廉家村方向駛去。

    ……

    車啟動后,車內便陷入安靜。

    廉歌看著窗外,不管掠過的景象,胡先壽操控著車,繞著蜿蜒的山路行駛著,而徐叔也沒怎么出聲,

    良久,

    胡先壽有些遲疑猶豫地聲音響起,

    “廉大師,葬禮這就結束了吧……之后還有沒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聞聲,廉歌收回目光,看向前座的胡先壽,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繃榪醋藕仁?,繼續說道,“老太太已經故去了,現在還是更多的把心思放在活人身上吧?!?br />
    說著,廉歌微微停頓了下,

    “比如,你兒子,多關心下吧,他這段時間恐怕都不太好受?!?br />
    “至于已經故去的老太太,即便你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是她兒子,她還能怪罪你嗎?”

    胡先壽聞言,沉默了下,點了點頭,

    “謝謝,我明白了,廉大師?!?br />
    聞言,廉歌點了點頭,也沒再對胡先壽多說什么。

    收回目光,轉過頭,廉歌看向坐在身側的徐叔,

    “徐叔,你把你的卡號也給我個吧?!?br />
    “給什么卡號啊,廉師父你轉我微信上吧?!斃焓逍ψ潘檔?,

    聞言,廉歌也不禁笑了笑,

    “徐叔,你還挺時髦的嘛?!?br />
    “什么時髦啊,村口賣菜的現在也用這東西?!彼底?,徐叔從兜里摸出了個智能手機,點亮后,鎖屏界面便是個二維碼,

    “你掃我吧?!?br />
    廉歌不禁莞爾,也從兜里摸出了手機,添加了下徐叔的微信,

    “是否確認添加‘開開心心吹嗩吶’為微信好友?!?br />
    不禁再次笑了笑,點下發送,等徐叔那邊通過后,廉歌直接給徐叔轉了兩萬塊錢過去。

    “嘩啦啦……”

    金幣碰撞的聲音響起,徐叔也沒推辭客氣,直接就收了這兩萬塊錢,

    “廉師父,這錢我就卻之不恭了,下次再有這樣的活,記得再找我?!斃焓逄鶩?,笑呵呵地說道。

    “行?!繃枰殘ψ諾懔說閫?。

    ……

    時間流逝,搭載著廉歌等人的車不急不緩地駛過蜿蜒的山路。

    后半程,在廉歌和徐叔交流結束后,車內便再次安靜下來。

    終于,又二十來分鐘過后,車停在了廉家老宅院門口,

    “咔嚓?!?br />
    車門被有些殷勤的胡先壽下車打開,廉歌隨之走下了車。

    “廉大師,葬禮的事情這兩天實在是麻煩您了……”

    胡先壽頗為感激地向廉歌說道,

    “行了,”廉歌擺了擺手,“事情辦完了就好?!?br />
    “我也不留你了,胡先生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順便幫我把徐叔也送回去?!?br />
    “那行,廉師父,我就不打擾您了,您先休息,改天我再來拜訪您?!?br />
    ……

    看著胡先壽開著的車漸漸脫離視線,廉歌收回了視線,轉過身。

    一邊朝著院子里走去,一邊再次看向系統界面。